律师案例
赵欧某诉保险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
时间: 2017-03-25 22:16 浏览次数:360
原告赵xx诉称:2016年3月18日15时40分许,被告王xx雇佣的驾驶员代XX驾驶车牌号为贵AXX的重型货车行驶至贵阳市南明区140县道X村路段时,未注意安全驾驶,严重超载,将赵X当场撞死,死者
        原告赵xx诉称:2016年3月18日15时40分许,被告王xx雇佣的驾驶员代XX驾驶车牌号为贵AXX的重型货车行驶至贵阳市南明区140县道X村路段时,未注意安全驾驶,严重超载,将赵X当场撞死,死者赵X系原告与第三人之子。本次事故发生后,经贵阳市公安交通管理局南明分局认定:被告代XX对本次事故负主要责任,死者赵X负次要责任。肇事车辆贵AXX已经在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贵阳市xx支公司购买的有交强险,在xx有限公司贵州分公司购买的有商业险。事故发生后被告王xx、保险公司先行支付了7万元。现死者已经安葬,但四被告至今未对原告进行赔偿,现在原告为维护自身权益,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1、判令被告连带赔偿原告432000元;2、判令由被告承担该案的诉讼费用。
被告王xx书面辩称:肇事车辆在华安保险公司投保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且证件齐全,应首先由保险公司在保险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事故发生后,被告王xx向原告赔付了5万元,应在原告的损失中扣除,并由保险公司直接赔付给被告。保险公司应提供证据,证明对免责条款尽到提示、提醒和说明义务,否则免责条款无效,应当全额赔偿原告方的损失以及答辩人赔付的5万元赔偿款。
被告xx有限公司贵州分公司书面辩称:本案肇事车辆贵AXX在我公司投保交强险以及50万元的第三者责任险。我公司在事故发生后已在交强险责任范围内垫付丧葬费用20000元。肇事车辆贵AXX号重型货车在事故发生时超载,违反了法律法规中有关机动车装载规定。根据我司与被保险人张xx签订的商业险保险合同第十四条的规定,我公司应实行百分之十的绝对免赔率。且在合同中我公司已将该条款用蓝色字体进行了说明,应该认定我公司做到了提示说明义务,该条款应该属于有效条款。精神抚慰金起诉金额过高,我司认为死亡赔偿金应在10000元为宜。丧葬中已经包括了丧葬期间的误工费和交通费,对于这两项诉请,我司不予赔偿。交强险部分应该按照医疗费10000元,死亡伤残赔偿金110000元,财产损失2000元进行分项判决;商业险部分应该按照责任比例的划分进行赔偿。
        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贵阳市xx支公司辩称:肇事车辆并没有在我公司投保,我公司与本案无关。
法院认定:2017年3月,代XX驾驶载货超过核定载质量的贵AXX号重型自卸货车沿贵阳市南明区140县道由龙洞堡往永乐方向行驶,行至贵阳市南明区140县道X村路段未注意安全驾驶与行人赵X发生交通事故,事故造成赵X当场死亡,贵AXX号重型自卸货车受损。2017年3月18日,贵阳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南明区分局做出《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驾驶员代XX承担此次事故的主要责任,赵X承担此次事故的次要责任。被告张xx系贵AXX号重型自卸货车车主,其为该车在被告xx有限公司贵州分公司处投保了交强险和500000元的商业险,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内。王xx与张xx系夫妻关系,贵AXX号重型自卸货车系王xx与张xx的共同财产,王xx雇佣代XX为其运货。事故发生后,被告王xx向原告赵xx支付了50000元,被告xx有限公司贵州分公司向原告赵xx支付了20000元。另查明:赵X出生日期为2007年1月7日,赵xx系赵X父亲,古XX系赵X母亲。赵xx与古XX之前系同居关系,双方未同居后赵X系赵xx在抚养。
上述事实,有当事人陈述、事故认定书、保单等证据在卷佐证,并经质证核实,本院予以认定。
         法院认为:公民合法的民事权益受法律保护。本案中,代XX驾驶的贵AXX号货车与赵X发生交通事故,该起交通事故经交警部门认定代XX承担事故的主要责任,赵X承担次要责任,本院予以确认。因代XX系王xx雇佣的驾驶员,贵AXX号重型自卸货车系王xx与张xx的共同财产,故王xx与张xx应当承担赔偿责任。鉴于被告张xx为贵AXX号重型自卸货车在被告xx有限公司贵州分公司处投保了交强险与商业险,故被告xx有限公司贵州分公司应依法在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因赵xx系赵X父亲,古XX系赵X母亲,故原告赵xx及第三人古XX均应得到赔偿。原告及第三人的损失,经本院核实为:1、死亡赔偿金491592.8元(参照2015年度贵州省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4579.64元×20年计算)。2、丧葬费23733元(按贵州省城镇单位从业人员年平均工资47466元÷12×6个月计算)。3、误工费1977.7元(原告诉请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4、交通费3000元(原告诉请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5、精神抚慰金50000元(因该次交通事故导致原告失去亲人,确造成了精神损害,但原告的诉请过高,本院酌情支持50000元)。以上费用共计570303.5元,被告xx有限公司贵州分公司首先应在交强险范围内承担122000元。余款448303.5元,因赵X是次要责任,其自行承担20%即89660.7元的责任,此外剩余358642.8元,因代XX超载是客观事实,根据保险条款,王xx与张xx应自行承担10%即35864.28元,被告xx有限公司贵州分公司在商业险范围内承担上述款项的90%即322778.52元。原告及第三人的总损失为122000元+358642.8元=480642.8元,原告已得到70000元赔偿,剩余的赔偿款项应为480642.8元-70000元=410642.8元。事故发生后,被告王xx向原告赵xx支付了50000元,因王xx与张xx应自行承担10%即35864.28元,故被告xx有限公司贵州分公司应返还王xx14135.72元,剩余的赔偿款由被告xx有限公司贵州分公司在交强险及商业险范围内承担。因赵X的丧事均由原告赵xx在办理,赵xx的损失更大,同时,考虑到原告及第三人与赵X的亲密程度及生活状况等因素,故剩余的赔偿款项410642.8元,本院酌定由第三人古XX享有(50000元+491592.8元)×0.8÷2-16637.12=200000元,原告赵xx享有210642.8元。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五条、第一百零六条第二款、第一百一十九条、第一百三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条、第六条、第十五条、第十六条、第十八条、第二十二条、第四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二十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第二十七条、第二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八条、第十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xx有限公司贵州分公司在机动车交通事故强制保险赔偿限额内赔偿原告赵xx死亡赔偿金人民币61000元,赔偿第三人古XX死亡赔偿金61000元(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
          二、被告王xx与被告张xx连带赔偿原告赵xx死亡赔偿金、精神抚慰金、丧葬费、误工费、交通费共计人民币149642.8元,赔偿第三人古XX死亡赔偿金、精神抚慰金共计人民币139000元(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
          三、被告xx有限公司贵州分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对上述第二项赔偿款在第三者责任商业保险限额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
          四、被告xx有限公司贵州分公司返还王xx14135.72元(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

 
 
 

    Copyright © 法律无忧网 版权所有 黔ICP备19006085号
    全国服务电话:0851-85169349   传真:0851-85169349
    律所地址:贵州省贵阳市南明区花果园中央商务区2号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