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案例
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贵阳中心支公司
时间: 2017-03-29 18:39 浏览次数:150
贵州省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黔01民终340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贵阳中心支公司(以下简称平安财保贵阳中心支公司),住所地贵
贵州省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黔01民终340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贵阳中心支公司(以下简称平安财保贵阳中心支公司),住所地贵州省贵阳市云岩区瑞金北路136号中国华融大厦(原金元大厦)1层。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520103573314656X。
负责人:王益锟,系该公司总经理。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徐某,女。
法定代理人(系徐某之父亲):徐某某。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陈某,男。

上诉人平安财保贵阳中心支公司因与被上诉人徐某、陈某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不服贵州省贵阳市白云区人民法院(2016)黔0113民初224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7年1月6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平安财保贵阳中心支公司上诉称:请求撤销一审判决,进行改判,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事实及理由:认定上诉人承担交强险赔偿责任时,不分责、不分项计算保险金额适用法律错误;以休息期代替护理期计算护理费用缺乏事实依据;补课费不应该计算在损失内;故一审判决我司交强险不分项赔偿加重我司责任24118元。

被上诉人徐某答辩认为:一审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请求维持原判。

徐某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一、请求依法判令被告陈学龙赔偿原告徐某各项损失合计金额123943.21元;二、由被告平安财保贵阳中心支公司在承保责任限额范围内直接向原告承担赔偿责任;三、本案诉讼费及其他相关费用由被告承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6年4月12日16时许,被告陈学龙驾驶贵A×××××号小型轿车行驶至贵阳市××××路路段时,因操作不当与原告徐某发生碰撞,造成原告受伤的交通事故。本次交通事故经交警部门认定:被告陈学龙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二十二条第一款“机动车驾驶人应当遵守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规的规定,按操作规范安全驾驶、文明驾驶”之规定,负此次事故的全部责任,原告无责任。事故发生当日,原告被送至白云华夏骨科医院住院治疗至2016年6月16日好转出院,住院治疗65天,产生医疗费用20000余元,其中被告陈学龙垫付10000余元,被告平安财产贵阳中心支公司垫付10000元。2016年8月22日,经贵州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作出贵医大司法鉴定中心[2016]临鉴字第3681号司法鉴定意见书,评定:徐某左下肢因受伤致左胫腓骨远端骨折属十级伤残;休息期120日、护理期65日、营养期65日。

一审法院认为,公民享有生命健康权。公民、法人由于过错侵害他人财产、人身的,依法应当承担民事责任。本案中,被告驾驶其所有的贵A×××××号小型轿车与原告徐某发生碰撞,导致原告受伤,其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的相关规定,且经贵阳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白云分局认定负本次事故的全部责任,故被告陈学龙应对原告所造成的损害承担全部赔偿责任。由于肇事车辆贵A×××××号小型轿车在被告平安财保贵阳中心支公司投保交强险,事故发生时仍在保险期内,故被告平安财保贵阳中心支公司在该车投保的交强险的保险责任限额内向原告进行赔偿。同时,按照相关规定,被告平安财保贵阳中心支公司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内的赔偿应承担不分责、不分项的赔偿责任。超出交强险范围的部分在商业三者险责任限额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仍有不足部分的,由被告陈学龙赔偿。被告陈学龙虽然在中国太平洋财产股份有限公司贵阳中心支公司投保商业第三者责任险,庭审中,各方当事人未提出追加申请,从各方自愿。关于原告徐某的损失赔偿问题,应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有关规定,参照贵州省统计局公布的2015年度的有关统计数据,结合本案的实际予以处理,其损失的具体项目及金额为:1、住院伙食补助费为100元/天×65天=6500元;2、营养费为50元/天×65天=3250元;3、护理费,根据护理人员的收入状况和护理人数、护理期限确定。该诉请予以支持。经鉴定,原告护理期为65日,休息期为120日。由于本案的原告系未成年在校小学生,受伤住院期间以及休息期间确实需要护理和监护,休息期中产生的护理费已涵盖护理期的护理费,因此,支持原告120日的护理费用。护理人员有收入的,参照误工费的规定计算。原告住院和休息期间由其家长照顾护理,但原告未提供护理人员的收入状况证明,故酌情按照2015年度的居民服务、修理和其他服务行业34214元/年的标准计算为34214元/年÷12月÷21.75天×120=15730.57元;4、误工费,原告系未成年人,原则上不存在误工费,护理费用的给付,一定程度弥补其法定监护人在护理、监护原告住院期间和休息期的收入减少,因此,原告诉请的误工费不再支持;5、交通费,原告虽然未提供票据,但确实存在原告在就医及处理交通事故过程中产生了交通费的事实;原告诉请赔偿交通费2000元,酌情支持1000元;5、鉴定费1300元,原告因本次交通事故致伤后确需对其伤残等级进行鉴定,所产生费用有鉴定机构出具的鉴定费票据佐证,予以支持;6、精神损害抚慰金,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规定,精神损害赔偿应根据侵权人的过错程度、侵权行为造成的后果、受诉法院地的平均生活水平等因素确定。本次交通事故致原告受伤并达十级伤残,给原告造成了一定的精神损害,应当予以抚慰和赔偿,原告诉请赔偿精神抚慰金10000元过高,酌情支持7000元;7、残疾赔偿金,应按照贵州省2015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4579.64/年,结合本次事故致原告伤残的等级计算。即为:24579.64元/年×20年×10%=49159.28元;8、补课费,原告请求被告赔偿其因住院治疗、休息期耽误的课程补课所产生的费用共计24232.64元,原告徐某在“小升初”阶段因交通事故受伤较长时间住院、休息,学习务必受到一定程度影响,根据原告的实际情况,原告的诉请合理但是诉请数额过高,因此,酌情支持补课费5000元。上述各项赔偿费用合计为人民币88939.85元。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之规定,此次事故给原告造成的损失,由被告平安财保贵阳中心支公司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内按照不分责、不分项的规则予以赔偿。为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九十八条、第一百零六条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第十九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之规定,判决:一、由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贵阳中心支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限额内赔偿原告徐某人民币88939.85元;二、驳回原告徐某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人民币2752元,减半收取人民币1376元(缓交),由原告徐某负担376元,被告陈学龙负担1000元。
本院二审期间,当事人没有提交新证据。经本院审理查明的事实与原判认定的事实一致。本案事实有当事人陈述及户籍信息、居住证明、在校证明、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保单、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贵阳华夏骨科医院出具的疾病证明书、入院记录、出院记录、贵州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2016)临鉴字第3681号法医临床鉴定意见书、鉴定费发票等证据证实,且均经质证,本院依法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次交通事故的发生对于各方当事人来说都是一种遗憾和不幸。各方应当冷静面对这种不幸,应当诚信、平等协商,妥善解决彼此的矛盾纠纷。《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规定“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规定“同时投保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和第三者责任商业保险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当事人同时起诉侵权人和保险公司的,人民法院应当按照下列规则确定赔偿责任:(一)先由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在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陈学龙驾驶的贵A×××××号小型轿车在平安财保贵阳中心支公司购买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内,平安财保贵阳中心支公司有赔偿的义务。

关于上诉人平安财保贵阳中心支公司提出“认定上诉人承担交强险赔偿责任时,不分责、不分项计算保险金额适用法律错误”的上诉理由,首先,国家设立交强险的目的是为了控制机动车行驶这一高危行为风险,保障机动车交通事故受害人的人身、财产损失能够得到及时的补偿,因此只要是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本车人员、被保险人以外的人员人身伤亡、财产损失,无论被保险车辆有无过错,保险公司均负有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内向受害人直接赔付的法定义务,而不是对受害人的利益进行限制。其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等法律法规规定的交强险责任限额是指一次事故的最高责任限额,并没有对各分项进行区分。故上诉人该上诉理由不能成立。
关于上诉人平安财保贵阳中心支公司提出“以休息期代替护理期计算护理费用缺乏事实依据;补课费不应该计算在损失内”的上诉请求,经查,根据法医临床鉴定意见书,护理期为65日、休息期为120日。事发时徐某系在校小学生,65日系徐某住院时间,当然需要护理,出院后由于其系左下肢受伤,固定夹板和石膏,仍需休息,由其家长照顾护理,故一审按120天计算护理期限并无不当;且事发时正是徐某“小升初”阶段,事故的发生使其受伤住院,对其学习必然产生一定的影响,其产生补课的费用符合客观实际,原审酌情支持5000元补课费并无不当,故上诉人该上诉理由不能成立。

综上所述,平安财保贵阳中心支公司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402元,由上诉人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贵阳中心支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Copyright © 法律无忧网 版权所有
    全国服务电话:0851-85169349   传真:0851-85169349
    律所地址:贵州省贵阳市南明区花果园中央商务区2号楼